关灯
护眼
    大奶奶的生活简单,每天吃的饭只能是面糊糊或者软软的饼子。她满口没有一颗牙齿,小燕子看到大奶奶的牙床和婴儿的牙床是一样的,粉红色。

    她吃软饼时也是很费力的,嚼在嘴里,用她那粉色的牙床把饼子嚼碎后才能咽下去。没有牙齿,她吃不了肉,咬不了青菜,只能把菜切的碎碎的和面糊糊放在一起,煮滚后加些盐或者香油进去。

    大奶奶守寡早,一个人好不容易把四个孩子养大。孩子们大了成了家再也用不着老母亲了。母亲就像没人要的孩子,被丢在这间小房子里。

    小燕子从来没看到过大奶奶恶声恶气地说过话。

    五奶奶倒是和媳妇吵过架。可大奶奶呢,身边都没个人来看她。无论儿子还是儿媳妇。孙子孙女都是按照他们爸妈的话逢年过节了去给大奶奶送些吃的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真的是越活越孤独,孤独的只剩天和地,太阳和星星。暗夜的到来,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看,可大奶奶呢,一个人早早地睡下。

    大奶奶说她这辈子没有做过梦。小燕子怎么会相信呢?一辈子都没做过梦的人,她的想法该是多么的单一。那像小燕子,夜夜都会做梦,做的梦总是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她梦到自己在空中飞。梦到身后有大蛇在追,有老虎和豹子。她的梦总是很长很乱。有时候她常常被梦里的东西吓哭、吓醒。然后奶奶就呼喊:“燕子,燕子,醒醒,醒醒。”燕子听到奶奶喊自己,哦了一声,翻个身继续做她的梦。

    燕子的童年不开心,经常被村子里的同龄人欺负,她一个人走夜路,一个人上学放学,只因为她比她们少了一个妈妈。

    有个妈妈可真幸福,没人会欺负自己。可他们长大了呢,就欺负他们的妈妈。

    小燕子常思考一个问题:人活着的理由是什么?是为了等死吗?是仅仅为了每天的睁开眼醒来看见太阳,闭上眼进入梦乡吗?

    有时候小燕子很想去大奶奶或者五奶奶的儿子们那里,对他们进行一番批评教育。

    人之初,性本善。人当初的那些善念都跑到哪里了?

    五奶奶越来越消沉,连水都不想烧了。她门前的那口水井已经压不出来水了,吃一桶水她要去左邻右舍压。她那有力气去提动一桶十几斤的水。

    她的胳膊越来越细,从前的衣服都大了些。

    瑶瑶很长时间才来看五奶奶。不过她会给五奶奶买些奶粉和蛋糕带过来。尽管那是她奶奶吃不完的营养品,奶奶不反对瑶瑶把这些东西带给她外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家说不要把瑶瑶送走,也许就没有航航的现在。瑶瑶在这个家,航航就会好起来;瑶瑶不在这个家,航航就会多病多灾。不知道从何时起,这两个孩子的命运被捆绑到了一起。瑶瑶是许家的福星,他们得好生对待瑶瑶。

    “外婆,你吃点蛋糕吧。”五奶奶躺在床上,十二岁的瑶瑶已经长成1米五八的大姑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