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赵国梁家的小五没满月就被送了出去。姚兰枝把她送给了她表妹家,表妹家就缺一个闺女。

    赵国梁回来后,没把他不姓赵的事告诉姚兰芝。那段时间没事他就天天蹲在地头看着眼前的麦苗发呆、发傻。

    姚兰枝把这笔帐算在了五奶奶的身上。这笔帐她会记一辈子,那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呀。

    五奶奶心里头也难过,这事她有很大的责任。田间地头遇到儿子媳妇她都远远躲着。她怕呀,怕看到儿子那愁苦的眼神,媳妇那怨恨的目光。

    老三赵秀嫁的人家好,公爹也是个村干部。就是两个人结婚三年都没见添孩子。赵秀的老公许振兴就一个姐姐,他是家里的独苗。又过了两年,赵秀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。他们吃了很多药,跑了很多医院,看过很多专家,问题出在许振兴身上。公婆就建议他们抱养一个孩子算了。

    许振兴和赵秀出了一趟远门,回来时就抱着一个白胖的女娃娃回来了。这女娃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,可一家人把这孩子当成宝一样。

    小儿子赵国平不是种地的料,每次从地里回来就喊着妈呀我腰疼,妈呀我腿疼,妈呀,你看我手都磨破了。五奶奶一听就心疼小儿子,每回自己地里忙完,就去小儿子地里帮几下。

    她都六十出头的人了,不比年轻人。身体上也有很多的痛,一到刮风下雨时腿就疼;天一冷手和脚冰的跟石头一样,她也常常腰疼,头疼,总之一身的毛病。都是坐月子和干活落下来的。

    赵贤明六十四岁那年,喝酒喝死了。办丧事那天,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赵家没一点关系。”赵国梁站在赵贤明的棺材面前说。

    大家商议,赵贤明的丧事他们四个兄弟姐妹都要出一份钱出来。大哥是老大要先带头出这个钱,媳妇姚兰枝掌管着家里的财政,死活不愿意拿出来给赵国梁。

    赵国梁一想到这些年他们家所受的那些委屈,小四丢了这么多年,他这些兄弟姐妹有帮找过吗?好像就跟没发生过这回事似的。

    赵兰枝又怀孕了,四十出头的年龄,一心想要给他生个儿子出来。赵国梁心想这次无论男孩女孩,他都不会让媳妇再生了。所以当天葬礼,他没让大着肚子的媳妇过来,怕冲撞肚子里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