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她心想,身怀如此一门奇术,这小子修为又这么差,倘若被人盯上,别人可不会相信什么梦中悟出来的玄法,必然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,如今这修真界,比三百年前更加残酷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任平生看着眼前这位姐姐,总感觉,她不是坏人,可她……又到底是谁呢?为何自己来了七玄宗这么久,也没见过她。

    “嗯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水云烟便要离开,任平生看雨还下着,迅速将身后携带的伞拿了出来:“姐姐,给你伞。”

    水云烟转过来,看了看他手中的伞,想到他之前来时,跟掉进了水塘里似的,这伞却没撑开,原来是给自己带的,傻小子,真傻,这天地间匆匆而逝的雨,又哪里淋湿得了她身上?

    她正待转身离去,可见少年还看着自己,递着雨伞,又不忍拂他这番好意,便还是伸手接住了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又将半空中悬着的夜明珠取了过来,向他递去:“喏,这颗夜明珠,送给你了,往后走夜路小心点,别摔下去了,笨弟弟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“笨弟弟”,任平生整个人呆呆的,等再回过神来时,夜明珠在他手里,可那姐姐却已消失不见,就像是从来都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又过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里,任平生仍然每晚都去修炼谷,只是每次都在边缘了,不敢去中间,怕惊扰了阵法,又让外面两位长老察觉,至于修炼塔,是更不敢去想的,他甚至感觉,要一直这么下去的话,难免夜路多了碰见鬼,总有一天会被青木逮住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他也不见当初那姐姐来此了,外面也见不到,好似对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,若不是当初对方赠予的夜明珠,他甚至怀疑这只是大梦一场,他的梦,都太过真实了,真实到他自己都分不清楚,究竟梦里的那个他才是真正的他,还是现实中这个他,才是他。

    正如庄周梦蝶,究竟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呢,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?

    明天师姐要来叫他去师父那里,听说是为两年后宗门大比一事,今晚,他必须养足精神,不能再去修炼谷了。

    梦里面,他又到了那个恐怖的地方,他又变成了梦里那个人,他什么都看得见,只唯独看不见他自己是谁,在他的背上,还背着另外一个人,一路往前逃,身后,有人在追杀他,这种压迫感,是真实的,而非梦境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师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,别说话,我一定会将你从天外之天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赤地万里,天上血红一片,脚下是烧得滚烫的赤沙,时有巨大白骨露出,这里竟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远古神魔之地,是曾经死了无数神魔的地方,那些神魔都被埋在了赤沙之下,魂魄游荡在这里,永远也出不去。

    在“天”与“地”之间,游荡着无数已经死去长达万年,万万年的神魔之魂,这些神魔之魂的样子恐怖,或是鲜血淋漓,或是断肢残骸,都是死之前的模样,然而无论怎样凶戾,此时也都不敢靠近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红衣染血的男子,他身上所穿,竟然是洞房花烛时穿的新郎服饰,而他背上背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女子,但这女子,却不是新娘。

    男子足不点地,瞬息千里,他走了一百多个日夜,却也走不出,这片无边无尽的神魔栖息之地,这里是十三太古凶地之一,天外之天,没有人能轻易从这里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师哥,我不行了……你走吧,他们追上来了,不要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一个也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虚空里忽然出现了六道人影,这六人似是破碎虚空而来,恐怖的修为气息,一下令这方圆千百里的神魔死魂也颤栗了起来,姑且看来……至少是神帝境之下的太虚境强者了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休息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红衣男子将身上的女子,慢慢靠着一株枯木放下,此时面对六个太虚境强者,况且他已是重伤之躯,但气场依旧非这六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毕竟是一代剑帝,这六人见他放下背上的女子,终于还是凝神戒备了起来,手中各自紧按自己的法宝利器。

    “九幽神君,青魔老祖,一叶道人,圣天长老,长生剑主,红玉仙子……从鸿蒙神界,追到这天外之天,你们终于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男子将这六个人的名号,一一念了出来,仅仅只是念出他们的名号,这六人听着便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“少装模作样!你还以为你是昔日的剑帝么?你神鼎被毁,神格已经被你师姐所夺,你已是命如秋虫,识相的话,交出天逆剑和自在红尘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他的神帝神格已经被他师姐所夺……他怎么可能还有这等修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走!”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“师妹……师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任平生,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门一下被沈菁菁给踹开了,任平生猛然从梦里惊醒:“师妹……师妹!”

    “师妹?还敢叫我师妹?反了反了!”

    沈菁菁一下走过来,捏着他的脸,将他从床上拎了起来,看着他一字一句道:“你!刚!才!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师姐!我不是在叫你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