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水云烟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盯在他身上,心想这小子倒是有趣得紧,自己平白无故便多了个弟弟,不过转念一想,平日里那些人见了她,都恭恭敬敬低头称她为郡主,郡主二字,从早听到晚,听得她不胜其烦,今晚却听一个傻小子连着叫了她好几声姐姐,这一声一声的姐姐,简直比那蜜还甜,都甜到她心坎里去了。

    任平生见她有所动容,心想这小姐姐如此美貌动人,多叫几声姐姐一点也不吃亏,十一师兄常说,男子汉大丈夫,火里去得,水里也能游得,该冷的时候冷,该热的时候热,要一直冷冰冰的话,那可能是具尸体。

    水云烟根本就没想过把他带去长老那里,只是想戏弄他几下,便又故作厉色道:“不行,犯了错,就应受罚,跟我走!”说着,便生拉硬扯,拽着他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小姐姐,好姐姐,求你了……你放过我吧,天底下最好的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几声好姐姐,硬是把任平生自己都给说脸红了,心下道:“任平生,你这个家伙坏得很,若今晚来抓你的是个师兄,你便宁死不从,可对方却是个神仙姐姐,你便想说些好听的话取悦人家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这一声一声的姐姐,水云烟听着也确实受用,要是换做哪个登徒子来这般花言巧语哄骗她的话,她直接让人打断腿给关水牢里,可不知为何,偏偏就是喜欢听眼前这傻小子这么叫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要不带去长老那里嘛,倒也行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水云烟哼笑一声,却不知心里又在打着什么主意,任平生却不想那么多,一听事情还有回旋余地,便立即道:“姐姐你说,我都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你这小子,到有几分眼力见。”

    水云烟一边说着,一边向他走近了些,任平生却下意识往后一退,嘴上说什么都答应,心中却还是处处防备着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难道我长得像吃人的妖怪吗?”

    “啊,不不不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连忙摇手,心想世上哪有这么好看的妖怪,又紧张问道:“姐姐,你到底要我答应你什么,快些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水云烟方才开口说道:“我要你明晚子时,依旧像往常那样,去修炼谷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任平生一听这话,愣了半晌,她居然还让自己去修炼谷盗窃灵气?

    水云烟道:“怎么?你不肯答应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连忙摇手,心想她现在没有证据,肯定是想等明晚叫上长老抓个现行,不行,自己可不能中了她的计,然而嘴上却道:“好,我一定来。”心中想,鬼才来呢,你个笨蛋,只要今晚我逃走了,你就别想再抓着我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走吧。”

    水云烟转身往原路返回,任平生只好跟着上去,可这时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,总感到身后有一股寒意袭来,下意识回头看了看,只见夜色苍茫,那后面乱石嶙峋,好似鬼怪的身影一样可怕。

    加上阵阵阴风吹来,任平生不禁打了个冷颤,此时水云烟一离开他有丈许范围,那股阴气便又围绕了上来,使他脸色迅速苍白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了?”水云烟见他愣着没跟上来,转身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迅速走到她身边来,好似只要到她身边来,那股阴气就不敢靠近了,水云烟看他才这么一会儿脸都吓白了,跟见了鬼似的,哼笑道:“怎么?敢一个人半夜溜到修炼谷,我以为你胆子够大,原来你怕鬼啊?”

    “胡……胡说八道!玄门宝地,灵气滋养,岂会有鬼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以前……这里可是一个养尸地,你知道什么是养尸地吗?”水云烟故意将声音压低沉许多,样子也变得阴沉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杨师弟李师弟,我不听我不听!乌龟念经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捂着耳朵一下往前面跑了去,刚才那股阴森森的感觉,断然不会有错,不是活人的气息……是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敢骂我是乌龟?站住!”

    水云烟一个箭步追了上去,给他抓住了:“还跑?”

    任平生看着那后面,满地树影婆娑,随风晃来晃去,好似鬼影一样,说道:“姐姐,要不然,我们走了吧?你刚才说这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胡说八道的!”

    水云烟看他一眼,不过她也确实能够感受到此处阴气极重,况且秋夏之际,却丝毫听不见虫鸣之声,实属怪哉,可转念一想,若真有什么问题,七玄宗的长老应该早就发觉了才对。

    她又将飞剑放出来,照着刚才那片树林里乱斩了一通,只见一道道碧青色的剑光上下乱窜,打得那满树的树枝树叶坠落一地,最后什么也没有,只好收回飞剑,向任平生说道:“喏,你看,什么也没有,我骗你的,走吧。”当真好似一个保护弟弟的姐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