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任平生去到那月光照下的地方,盘膝坐下,闭关修炼比练剑乏味许多,但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吸纳灵气入体,吸纳灵气入体,只是第一步而已,灵气为天地之精,当入体之后,则须“炼精化气”,这一过程须得反反复复,也就是将天地之精气,炼化为自身真气。

    第一步炼精化气完成后,接着便是“炼气化神”、“炼神还虚”、“炼虚合道”,如此反反复复,如同神兵千锤百炼,以此来增长自己修为。

    而这修炼过程中,其实并无什么玄魔之分,只因在修炼过程里,会逐渐生出“三尸”,往往修仙之人会斩三尸,约束自身种种行为,而修魔之人,则放任三尸不管,他们杀人、作恶,修炼各种邪法,以人血祭炼法宝等等。

    至于任平生,他既不修玄,也不修魔,他所修炼,有他自己的道,他前世的“自在随心功法”,也即是自在红尘诀,其妙在于“自在”二字,所以在他心中,并无玄魔执念。

    就这样,寒来暑往,任平生在这洞府里闭关冲击天罡境,转眼已过去一年,如今已将修为,从天罡期小元境,突破至小天境后期,也即是,天罡境六重天,这一年,足以抵过资质卓越者十年,更胜资质寻常者百年,全身逆脉,逆天修炼还远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已练成龙魄劲第二重“迫”,动用龙魄劲第二重“迫”,他完全可以施展出天罡境大天境才有的修为,也就是说,如今天罡境里,只有大天境的修者才能与他过过招……至于大天境以下,绝无一人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今日,任平生打算出去透透风,说起来,他来了这里一年,都还没有去过北边山阴,见见他的那位“邻居”,今日不如出去看看,反正他的修为,已非一年前能比。

    当下,他轻轻一跃,从洞府上方的天顶飞了出去,到了北边一座青峰悬崖上时,那悬崖下面,立时传来了神秘老者的声音:“嗯……一年时间,就能从小元境到小天境后期,不错不错,不过你若再往前一步,我就削断你的双足。”

    任平生落在了悬崖一株古松上方,看着那阴气凝聚成雾的幽谷,问道:“阁下为何在此吸收阴气?”

    “老夫为何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将双手慢慢负在身后,颇有一番挖苦意味:“你是肉身被人打碎了,不好意思说吧?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也渡劫失败,兵解转世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没错,老夫的肉身,是被人打碎了,所以要借此地纯阴之气,凝炼肉身,你走这么近,就不怕我夺舍你?”

    “夺舍我?哈……向来只有我天煞子夺舍别人,没有别人夺舍我的,实话与你说了吧,这具身体,便是我夺舍而来。”

    任平生又开始忽悠,神秘老者道:“臭屁,若是老夫全盛时期,一掌便将你拍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嘁,你那么厉害,肉身还不是给人打碎了?说说罢,谁将你肉身打坏的,说不定我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,那神秘老者没有与他“斗嘴”了,反倒是有些哀伤:“我那师弟,当年趁我渡九重天劫,将我偷袭,我不得已,只好舍弃肉身,以保元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师兄弟不和,看来是为争师父留下来的基业了……”这种事,任平生上一世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神秘老者道:“那你呢?你与那天崖子又怎么回事。”此刻,他还真信了任平生的鬼话,不过也不奇怪,哪个寻常小子,能在一年时间里突破这好几重修为?

    “唉,说起我那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顿了顿,他之前说自己是天崖子的师兄还是师弟来着?算了,不管了,便道:“罢了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反正,他也死了这么多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天崖子死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没死?咳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咳嗽一声,将双手放回身后,再次摆出一副魔道大宗师的姿态来:“也不知师兄,现在过得如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当真不知三百多年前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这一次听完,任平生有些疑惑,他怎知三百多年前发生了何事?说道:“我一梦醒来,天翻地覆,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何事,那些人到底死了没?没死,又去了哪里,怎全部消失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