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两个字,突然在她耳边响起,还是当年那么熟悉的声音,是梦里面,出现了无数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阿平……”

    水云烟也讷讷地转过头来,看着眼前这个男子,还是她的阿平,不是那什么魔教杀心长老。

    自三个月前,在千山岭相遇,这三个月下来,是她一生最煎熬的时刻,她整晚辗转,缠绵悱恻,每每一闭上眼,便看见那魔教里杀人如麻的杀心长老……看见对方有一天,杀上云澜天境,与自己兵刃相向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这一声“姐姐”,便似又回到了从前,她心中所有的痛苦,煎熬,委屈,伤心,都随着这一声“姐姐”,冰消瓦解了。

    “阿平……你再叫我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,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一连叫了她好多声,水云烟仿佛在做梦一样,因为只有梦里面,她才能再听见阿平这样叫她,若真的是梦,那这个梦,就永远不要醒来好了。

    “阿平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,用力一下将他抱住了,满眼的泪水,又哗啦啦落了下来,一边哭,一边说:“我就知道,你还是我的阿平,不是什么杀心长老……我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我的阿平回来了,再也不走了,一辈子都不要离开姐姐了……”

    水云烟泣不成声,可这一次的眼泪,是甜甜的,她双手抚摸着任平生的脸颊,看着他的双眼,没有杀气,还是从前那般温柔,她用力一下吻了上去,两人又拥吻在了一起,泪水是甜甜的。

    任平生也不顾了,一边用力吻她,一边碰到了她的衣襟,碰到了她柔软的心口,水云烟全身便似被一道电流击中,猛地颤抖了一下,然后迅速与他分开了,捋着耳边发丝,红着脸,声音轻如细雨:“阿平,不,不可以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也一下清醒过来了,自己怎能轻薄于她?想说什么,水云烟回过头来,伸手挡住了他的嘴唇,看着他的双眼:“阿平,你刚才说的话,还作数吗?”

    任平生不知道她指的是哪句话,水云烟与他说道:“就是你说,要,要赔我……”她话到此处,脸上更红了,声音也越轻了,到最后,慢慢没了声儿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任平生握着她的双手:“我要娶姐姐为妻……”

    倘若是修炼中人,或许不会太过注重凡世的繁文缛节,若是二人情投意合,又十分合适的话,可能不等什么成亲,便会进行双修了,从此结成永好,一生一世。可任平生和水云烟不同,两人皆是来自凡尘王室,一个是郡主,一个是小王,怎能不注重礼节?刚才那样亲密之举,已经是最大限度了……

    水云烟看着他:“那我要你,将来明媒正娶,去我爹爹那里,提亲……”她此刻说的,是凡世里的父亲,是玄朝云国靖王,而非她的师父缥缈境主,其意自然明显不过了,便是这一生,就算不修仙了,回到凡世里,也要与他一生一世,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轻轻将她抱着,山谷里的凉风,带着草木芳香吹了上来,水云烟就这样靠着他的胸膛,轻轻闭着眼睛,再也不想与他分开了,便似梦里一样,一生一世一双人。

    “对了姐姐,那年在七玄宗,你说有样东西给我,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任平生突然想起多年前,那时还在七玄宗,对方说有样东西要给他,当时却偏偏又不说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水云烟一下从他怀中起来,这时也才终于想起当年那玉佩,调皮一笑:“你先把眼睛闭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见她这么神神秘秘,不知到底是何物,便依言将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睁开。”

    水云烟俏皮一笑,任平生再睁开眼睛时,整个人一下愣住了,只见水云烟手里拿着的玉佩,竟然是……是当年母亲留给他的玉佩。

    “这玉佩怎在姐姐这里?”

    任平生怎能想到,当初他一路逃往七玄宗,途经江南时,玉佩不知落到了何处,早就没了,此刻又怎会在姐姐手里?

    水云烟哼笑道:“当初不知是哪个笨蛋,把这么一枚完整的鸿蒙灵玉弄丢了,还好是我路过捡到。”当下,便与他讲了那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任平生听完,整个人就像是做梦一样,又把玉佩拿在手里,这一刹那,立时感受到了里面的磅礴灵气,当初他还只是一个凡世少年,怎知这玉佩里面流动的灵力是什么,但现在一看,这竟是一枚完整的鸿蒙灵玉!

    鸿蒙灵玉,乃是凝聚天地之精华而生,可在三百多年前那场剧变后,世间仅存的鸿蒙灵玉也消失了,就是云澜天境也拿不出一枚完整的鸿蒙灵玉出来,如今只有一些豌豆大小的碎玉,这玉佩是当年母亲给自己的,母亲身上怎会有这样一枚完整的鸿蒙灵玉?

    “阿平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紧紧捏着手里的玉佩,母亲,母亲……自他记事以来,母亲便是天下间最温柔的人,可他从来不知母亲的姓氏,只听人说,母亲嫁给父亲以后,便随了父亲姓,所以母亲到底是什么人……她若只是凡人,为何十多年来,她的模样始终不曾变过,若是凡尘中人,这鸿蒙灵玉又是怎么来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