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柳长生满脸杀气,此刻岂会用父亲来教?今日若不将这魔教长老全身武功尽废,他长生剑宗,往后如何立于江湖?岂非人人便可来挑了!

    玉辇上面,水云烟也越来越紧张,一颗心不由自主地怦怦剧跳起来,另外一边,她那几个师姐也都屏气敛息看着,柳长生做为长生剑宗的少主,剑道修为岂是等闲?

    “妖人,今日我非将你斩毙剑下!”

    柳长生杀气大作,一剑向任平生疾攻过去,他也不知为何,每次见了此人,心中便有一股杀戾之气,不错,在陆家庄那边,他杀了陆家庄几百人,便是看此人不爽,给对方一个教训,杀了对方的徒儿,那更是如此!

    此刻,柳长生这一剑刺出,竟是瞬间罩起一片青色剑幕,绵密如雨,直朝任平生攻去,整个广场,顿时剑气激荡,剑光过处,树枝树叶纷纷坠落如雨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

    广场外面,已有人忍不住高声喝起彩来,这一片剑影,虚虚实实,谁能辨清?谁能躲开?顷刻间,层层剑影已将那杀心长老全身罩住,他便是想逃,也逃不了了,这一招正是长生剑宗的“狂风急霆剑”,没有人避得开。

    整个广场,几乎瞬间便被柳长生的剑影笼罩,仿佛一剑便能毙了杀心性命,然而这只是众人所看见的而已,任平生看见的,是柳长生这慢吞吞的一剑朝他刺来,这些虚影,也想在他眼前瞒天过海?

    众人见柳长生已攻至他眼前,这杀心还不动一下,此时均屏住了呼吸,情知下一刻,二人即分生死胜负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屏息凝目之时,任平生终于出手了,手中竹剑一挑,“砰砰砰”三下,精准无误打在了柳长生握剑的手“阳池”、“太渊”、“中渚”这三处穴道上,柳长生顿时只感到整条手臂一麻,手掌更是完全失去知觉,手中的斩玉剑拿捏不住,一下便脱手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所有人皆是一惊,怎么可能!柳天宗更是双目圆睁,疾道:“退后!”

    然而这一下来得疾如星火,柳长生根本反应不过,他手中的剑被人打落,便本能反应的伸手想去接剑,却没有听见父亲让他“退后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柳长生还没能抓住飞出去的斩玉剑,顿时只觉喉咙一冷,“嗤”的一声,血溅满地,任平生手里的六尺竹剑,一剑穿透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长生!”

    柳天宗目眦欲裂,几乎一瞬间便要飞下来,可这一刹那,任平生擒住了柳长生,显然刚才那一剑,还不足以要了柳长生性命,只是他喉咙上那个血洞,鲜血汩汩,这么下去,怕是离死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柳长生双目圆睁,两眼布满了血丝,张着嘴,嘴里也是鲜血如泉,一个字也说不出了,但他眼神里,明显惊恐到了极限,两眼望着台上的父亲,是在求救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吓住了,就连楚萱儿,这突如其来的一下,也是令她俏脸煞白,一颗心怦怦剧跳。

    “住手!阁下想要如何!”

    柳天宗目眦欲裂,可他此时,却不敢贸然轻动,他听说过这个杀心长老,向来杀伐果断,动辄灭人满门,灭人元神,今日长生落于此人手里,他绝不可轻举妄动,纵然他一身神合境修为,可也没这个自信,能一瞬间从对方手里把人救回。

    广场附近的掌门长老更是惊呆了,不但惊于刚才杀心长老那一剑之快,连他们也看不见,更是惊于此人,竟然敢在长生剑宗,当着柳天宗的面,如此重创柳长生,他今日,是不想离开这里了吗?

    另一边首座,缥缈境主也没料到今日事变,这人到底是谁?为何看似竟与长生剑宗,有着深仇大恨一般?刚才那一剑之快,竟然连她都没有看清,这等快剑,便是往前一千年,也找不出来!

    至于缥缈境主身旁那几个徒弟,早已是个个目瞪口呆,花容失色,眼前这个杀心长老,实在教人害怕……今日玄门各派聚集,他敢独身一人上太白山也就罢了,他还敢当着柳天宗的面,如此一剑重创柳长生,当真是不要命了吗?这回怎么办?今天可是师妹的大婚之日啊,现在新郎都让人打成这样了,这婚还怎么继续进行下去?

    “阁下住手!”

    看着爱子命悬人手,柳天宗也没有办法,现在只能与对方好说,绝不敢再激他,否则天晓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来,便又道:“阁下若有什么条件,你想要什么,你说便是,只要柳某力所能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宗主,你刚才不是要废我全身经脉吗?”

    任平生的脸色,越来越阴沉,声音也越来越冰冷:“没有人,可以再废我经脉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一说完,双手扣在柳长生背上,千丝万引瞬息而出,“不要!”柳天宗双目欲裂,这一瞬间,柳长生身上无数道鲜血迸射而出,竟是全身经脉,在一瞬间被震断,不但全身经脉寸断,连手筋脚筋,都被震断了,彻底沦为废人一个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柳天宗玄功一运,目眦尽裂,狂风笼罩下来,震得广场上所有人都往后退了出去,而这一瞬间,任平生将半死不活的柳长生向他丢了去,可就在离柳天宗还有丈许距离时,任平生双手十指一捏,埋在柳长生体内的无形气流,瞬间爆裂开了,“砰”的一声,脖子以下,内脏骨骼,全都炸得粉碎,化作一滩血肉乱飞了出去,最后只余一颗头向柳天宗飞了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