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,薛顶阳看着他,点了点头,又往窗外夜雨看去,说道:“九阴子母山那边,近来异动频频,无故有血光冲天,现已引起玄魔两道各派主意,我怀疑,可能与千年前神秘消失的赤水教有关,这一次……杀心,我要你去。”他话到最后,又转回身来,看着面前的杀心长老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三百多年前,一场天地剧变,致使天下灵气大衰,无论玄门还是魔道,均是高手锐减,昔日那些纵横天下的强者,更是一日间不知所踪……

    而近些年里,天地灵气隐有复苏之象,世间各地异象纷呈,或是紫气凝聚,或是天降霞光,仿佛又有人踏入了神合境,但不管怎样,这些年的异象,那都是祥瑞降世,而最近在千山岭那边,青天白日里,竟有万丈血光冲霄,如此凶兆现世,实为罕见,怕不是什么凶魔要出世,引得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千山岭的异动,不但已引起云澜天境那些大人物的注意,同时万丈魔境那几个魔门大宗,也已经暗中派人前往调查了,“凶魔出世”不过只是有人为了掩人耳目编造出来,真正恐怕是与曾经出现在千山岭深处的一个“赤水教”有关,关于这个赤水教,十分神秘,前后出现总共三百年,但在三百年里,却从不与外界打交道,而现在一千多年过去了,世人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赤水教的遗址所在。

    这短短月许里,玄魔两道已有许多门派趋之若鹜,像七幽宗这样的魔门小宗,近来势力虽扩张许多,但何以与忘忧峰、玄幽山这些个魔门大宗相争?

    显然,这次薛顶阳让杀心去千山岭,并非真要找到什么赤水教留下的异宝,而是这次千山岭之变,引得诸多玄门大派,魔门大宗,相继而去,那他七幽宗也派人去,意思意思,表示他七幽宗从此也踏入“大宗”之列了,说白一点,就是扬名,往后更易收服其他小派。

    此刻,薛顶阳目不转睛看着眼前这位杀心长老的神色变化,可自始至终,任平生都没有什么变化,只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薛顶阳终于松得一口气,让朱雀那些人去,他肯定不放心,但若是杀心前去,他就放心许多了,郑重其事地道:“杀心,近来云澜天境和万丈魔境的人,都已经暗中去了不少,等到了千山岭以后……你便宜行事即可。”

    窗外夜雨渐大,薛顶阳离开了,如今的七幽宗,半壁江山都是杀心长老打下来的,杀心长老与他,可说是平起平坐了,甚至是,他凡事都还要先来过问一遍杀心长老的意思,杀心长老说可行,便直捣黄龙,杀心长老说不行,便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“玄朝……”

    任平生看着窗外夜雨急,他似乎已经有许久,未曾回去过了,宁王……你的九层高台,筑好了没?

    如今他已有天罡境的修为,但现在,还不是取宁王项上人头的时候,他还要把宁王身后那两个神秘修者的身份揪出来,在此之前,不宜打草惊蛇,上次他回北荒,杀了宁王那两个儿子,已经引起对方的警觉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,被褥和枕头,我给你放床上了哦!”这时,屏风那头传来柳衣衣清如银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去冥火教前,不是已经换过一次了吗?怎么又换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姐姐说以后师尊这里,要每隔三天就换一次床单被褥,哦对了对了,还有床幔,等过两日,我去山下镇上买新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怎么了?师尊是觉得太过铺张浪费吗?其实没有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两日,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,大概最近一两个月内都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一听说要出远门,柳衣衣便兴奋着跑了过来,兴高采烈地看着他:“那我和姐姐一块去!有我们伴在师尊身边,肯定可好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继续说下去,任平生便摇头打断了:“不是出去玩,那里很危险,你师姐尚可,你修为还太低,须留在宗内,等我回来,到时检查你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不嘛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不带自己出去,柳衣衣便拉着他的衣袖撒起娇来,时隔三年,她的模样无甚变化,还是十五六岁的样子,性子也如当初那般,小鸟依人,又有些俏皮。

    最终,任平生拗不过她,便答应了带她一起去,当然,还有宗内几位修为较高的执剑长老,也随他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值五月仲夏,玄朝江南一带,青山碧水,只是如今人烟稀少,寒蝉凄切,这趟途径,任平生也无心流连了,只是想到十年前,他刚好从这里经过,那时的江南,何其繁荣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这里便是江南吗?好美啊……”柳衣衣初来乍到,也像当年的少年一样,对眼前一切新鲜事物都倍感好奇。

    怎料叶轻雪握着手里的剑鞘,冷哼一声:“有什么美的?刚才那一路过来,尽见山贼作乱,官兵扰民,想不到我玄朝,在宁王那奸贼手里,竟落得如此满目疮痍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叶轻雪的父母,也是玄朝子民,只是在她年少时,流离失所,最后辗转进了魔宗,改了她这一生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柳衣衣挠着脑袋,她对朝堂上的事情,向来不甚清楚,只是见这一路风光,确实极好,只是人烟稀少了些,未免冷清寥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