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[游浪奇侠]《水呀!水当当》
作者:陈毓华
申明:本书由奇书网(Www.Qisuu.Com)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,仅供预览交流学习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,如果喜欢,请支持订阅购买正版.

第一章

枫林深处飘着几许未散的雾鬓风鬟,恍若一片迷离幽境,一些些凉、一丝丝冷,悄悄蒸发由着秋阳从枝梢叶缝送来的浓艳重彩。

幽林静谧,只听见蜿蜒的小桥畔有着脱略形骸的琤琮清湍。

岸上,是层层复层层的青枫红叶。

林幽水静。一部春秋史,一管横笛和一个身上覆了无数片枫叶的男人,各自以最舒适的姿势酣睡着。

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“少爷!”叮当的脚步声惊走林荫处的飞鸟,带来生动的气息。“你这孩子又醉倒在这里,也不怕着了凉。”窈窕的身子蹲下去,温柔的手拂开了叶片。

“奶娘!”躺着的男人懒懒的睁开布满红丝的眼。

“今晨有人送来这张帖子。”多少千言万语和心疼都化为叹息。

她拿出一张亮金色的帖子来,那帖子极重,是纯金打造的。

他瞥了那帖子一眼,这才慵懒的爬起。

他行动笨拙迟钝,一头好发凌乱,头上的冠巾也不知去向,衣服绉巴巴的,只剩靴子还完好的套在脚上,他颠颠倒倒站起,瘦高的个儿像一阵风就能吹跑似。

看完帖子,他落寞的脸动容了一下,但也只一下下,旋即又恢复冷漠孤绝的神态。

“少爷,别去。”她捧着心,柔美的嗓音渗进了痛苦。

全天下,只有“惊虹峒庄”的冷金笺是纯金打造的。

泪眼中,她盯着他不见生气的眸,眼泪益发不争气的淌下。

“奶娘,眼泪太多,会伤了自己的。”他修长的指头动了动,想安慰她,但僵硬的动作仅止动一下,并没有成功。

“好少爷,你老是替别人想,为何不替自己多想一点呢?”

“不要哭了。”他颠踬了下。

“少爷!”她掩口,差点惊呼出声。

“没事。”他虚弱地摆手。“送帖的人呢?”

“铁哥送走他了。”范铁伦是她的丈夫。

他把冷金笺握在手中,喃喃低语:“大年夜……奶娘,你回去和铁叔说一声,我晌午就走。”

“少爷,咱们在关外过得好好的,你又何必再去淌什么浑水。”她不赞成,举双手不赞成。

“我不会有事的,我只是回去见一些‘老朋友’。”

“不如,让铁伦陪你一起去?”她和郭桐虽名义是主仆,却视他如己出。

“奶娘,我不小了,你放心,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。”是谁让他天涯孤独,那种伤害太深刻,想忘掉已不可能。

她瞥了眼地上的书册和空酒坛,幽幽低语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让你回去,或许好过坐困愁城,你就当作去散心,千万别再管人家的闲事。”

“芹芹,你管太多了!”一个蓄山羊须、山樵汉子打扮的人不着痕迹出现。

“夫君。”

郭桐无生命力的脸仍是动也不动。“草庐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“小的知道。”范铁伦必恭必敬。

“铁哥,少爷他一个人——”凝注郭桐虚浮的脚步离去,阮芹芹满是担忧。

“枫林虽幽,却不足安顿少爷的心;草庐虽宽,却无法舐平他的伤痕,他的心伤我们使不上力,与其如此,不如让他出去散散心,有事让他忙碌,或许可以转移注意力,未尝不是好事。”范铁伦虽然和他的主子隐居在山野,生活习性一如乡樵村夫,但这可不代表他愚昧。

有的人其貌不扬,看似普通,腹中却有诗书百万卷。

范铁伦就是这样的人。

“希望如此。”阮芹芹犹放心不下。

希望如此——

若凡事皆能如人愿,人类又何来这许多的喜怒哀乐、悲伤和痛苦呢?

卸妆是每个女人天天不可或缺的一道手续,凡爱美的女性谁不费尽心思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出来?不过,水当当是个异数。

她同样地卸妆,但她比一般姑娘家多了几道繁琐的步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