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鹿角妖急冲冲赶到两人中间,抖着腿俯身应道:“是,属下这就带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诶,容”

    就这样,亓霜一句完整的话都来不及吐出,就被鹿角妖强行拖走了。

    鹿角妖一路都在数落亓霜一个人瞎跑、害他要受罚云云

    而被他拉扯着前行的亓霜根本没再听,心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一会忧心容灼的伤没大碍吧,一会是系统任务该怎么完成,一会又是小兔子找谁治疗比较靠谱

    结果思虑太多,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纠结中的亓霜,无意识地用手指撸着臂弯里小兔毛乎乎的背部。

    原本垂头耷脑的兔子,不知怎地像吃了什么灵丹妙药,精神忽然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只兔子甩了甩长长的耳朵,前肢踩在圈着它的手臂上,人立起来,似乎是想往上爬。

    “说会医术,我看也是你骗妖”鹿角妖的念叨陡地消音。

    正是他余光一瞥,注意到小兔子的意外转变。

    于是鹿角妖吃惊地指了指亓霜胸前,“诶这兔子”

    “嗯?”亓霜疑惑回神,低头一看,小家伙整只兔都快爬到他的臂弯外了。

    亓霜忙托住它的小圆尾巴,另一只手搔搔小兔子的下巴,声音柔和:“小家伙,都有力气乱爬了。看来伤得不重,小命算是保住了~”

    小兔子粉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线,前肢不时搭上那修长的手指。

    不知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还是被搔得舒服极了,粉红的三瓣嘴里发出撒娇似的“叽叽”叫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鹿角妖抱怨之态消弭于无形,精神也跟着很是振奋。

    他大力拍着亓霜的肩头夸赞:“原来你没吹牛,是真的会医术啊。太好了,快,快点,大伙正等着治疗呢。”

    逗弄小动物正开心的亓霜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,就被鹿角妖拖曳到一个草棚里。

    匆忙搭建出的临时避难所,棚子里设施简陋,连个板凳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些被劫火伤到的人和妖,或躺或靠地被安置在稻草铺就而成的床榻上,忍痛的呻\吟声里混杂着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鹿角妖压根不给亓霜发愣的时间,把人往一个趴在榻上的伤患前一扯:“雉鸡兄,别伤心啦。快把你断掉的尾羽拿出来,医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音落地,草棚里的其他伤患一听有医师来了,纷纷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医师,快来帮俺看看,俺这角角还能按回去不?”

    “也看看我的断腿,好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“诶,还有我还有我”有尚能动的,早就杵着拐杖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吵闹声被不远处维护结界的涂九儿听见,回头瞥见棚里莫名围拢了一圈人。

    好奇心驱使,他把加固结界的摊子往丛昼那一扔,就走进来问道: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众人见右使到了,不敢再往前挤,自动让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涂九儿这才看清中间被围观的人,是抱着一只兔子外加一脸懵的亓霜。

    他狭长的狐狸眼往旁边一扫,鹿角妖会意上前邀功般小声嘀嘀咕咕解释一通。

    “哦,有意思。”涂九儿说着身形忽闪至近前,鬼魅般探出三指捏住亓霜的手腕。

    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,亓霜身体本能向后一仰。

    正欲说话,忽感一股灵流从被擒住的手腕处随血液流窜至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二十几年头一遭的体验,滋味是说不出的难言

    好在没一会涂九儿就放开了,只见狐妖饶有兴趣地打量他片刻,接着手一挥吩咐妖卒:“去,拿些灵果来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还不消停,又是探手一抓,从亓霜怀里拎起白兔子的长耳朵举到面前:“这就是你救下的兔子?”

    狐狸和兔子本就是天敌,更何况面对的是法力强悍的大妖。

    小兔子被骇得四肢僵直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亓霜瞅着不忍心,把那小小的雪球团子夺了回来,一股脑塞进胸前的衣领里,生怕再被人抢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怕我吃了它?”涂九儿见他如此紧张,打趣道,“这小东西,毛除除,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~”

    听得亓霜眉头一皱,捂住衣下的兔耳朵位置,他压低声音:“兔兔这么可爱,怎么能吃兔兔”

    涂九儿噗呲一笑,准备贫回去。

    “咯嗒”一声,两盘装满的灵果被放置在塌边。

    回归正题,涂九儿对果盘扬扬下巴:“你不饿吗?先吃,吃饱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一说亓霜顿觉腹中瘪瘪,是到吃晚饭的时辰了,遂不客气地一颗接一颗啃食起来。

    衣襟里的小兔闻到果香,竖起耳朵钻出毛绒脑袋,发出急切的叫唤:“叽~叽~”

    亓霜顺手扳下一些小块果肉,托在掌心里喂兔子。

    等待一人一兔吃完,涂九儿指了指榻上的病患:“现在你试试将他的尾羽接上。”

    吃人嘴短,亓霜二话不说拿起床边的一截鲜亮羽毛,照着现世他给动物们应急的手法去接了,本想着要不穿针引线给缝上。

    谁知,他的手掌突然冒出一缕青光。然后那雉鸡精的断尾竟自动续上了,严丝合缝的,像从来没伤过。

    雉鸡精高兴地立马撅着屁股从榻上跃下,一连拱手拜谢:“多谢医师,真是妙手回春呐,大伙瞧瞧跟新长出来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没顾得上周围伤患们激动的心情,倍感讶异的亓霜翻来覆去地仔细打量自己的右手,心道:奇也怪哉,他什么时候会法术了,难道是系统偷偷塞的金手指?

    大概是他的神情过于外露,涂九儿抱臂一眼撇来,好心解惑:“放心,你还是不能修炼的杂灵根凡人。可能是凤屿山上的灵气充沛,让你觉醒了能够将自身吸收不了的灵力输出为治愈之力。嗯,打个比方,相当于你从一个快没用的模具升级成较为有用的灵气转化法器,恭喜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