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刚刚走进那一座庭院,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从里门飘出来。又走了几步,张若尘终于看到了让无数男人都会为之喷血的画面。

    只见那庭院的中央,竟然是一座浴池,水面飘满了花瓣,一个肌肤雪白的女子,坐在浴池之中,仅仅只是一个背影,便美得让人窒息,找不出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虽然,她的雪白娇躯大部分都淹没在水中,可是却依旧能够看到若影若现的轮廓,一粒粒水珠从肌肤上面滚落。

    在灯光下,显得十分香艳。

    在看着浴池中的那一个女子之后,张若尘的心头猛然一跳,暗叫一声不妙,“糟了!她们居然又用这一招,现在怎么办?若是被抓住,肯定会被打断双腿,甚至会被挖掉双眼。”

    虽然,张若尘天赋异禀,修为高超,可是毕竟才玄极境中期,怎么可能与玄极境大圆满级别的女魔头抗衡?

    她们也太狠了!

    张若尘盯着在池中沐浴的女子的背影,总感觉有些熟悉,但是,此刻他根本想不了那么多,暗叹一声,“为了对付我,这女魔头下了不小的本钱,居然真的脱光了让我看。太不择手段了!”

    逃!

    必须立即就逃!

    张若尘向着四周看了看,发现没有人冲出来擒他,于是缓缓的退了一步,准备悄声无息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才来?”那女子依旧没有转过身,坐在浴池中,十分享受沐浴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她的声音十分美丽,就像是天籁一般,格外的好听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一惊,立即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她既然知道我来了,为何还如此镇定?不过……她的声音好熟悉。”

    蓦地,张若尘的眼神逐渐变成坚定,既然已经暴露,那就所幸与她拼了!

    既然她敢设局陷害自己,张若尘就敢与她拼命。

    张若尘运转体内的真气,准备使用龙象般若掌,以最快的速度,先将她打成重伤,只有这样,才有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想要伤到池中的那一位玄极境大圆满的女子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除非对方,没有任何防备,交给他打一掌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一丝胜算,张若尘也要拼一拼。

    张若尘绝不甘心像尉迟天聪那样被打断双腿,被人扔出龙武殿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张若尘脚踩步伐,爆发出每秒钟三十八米的速度,刹那之间,就冲到浴池边。

    浴池中的女子,一丝防备也没有,从池中转过身,道:“星灵,既然你来了,为何不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看见张若尘的掌印出现在她的面前,一个少年的身影在她的瞳孔里面变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大变,正要运转体内的真气抵挡。

    可是,迟了。

    “蛮象驰地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掌打在她的胸口,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出去,将池中的那一个女子打得飞了起来,飞出十多米远,坠落到浴池边的石台上面。

    那一个女子全身一丝不挂,身材纤细,完美无瑕,唯独是胸口的位置,多出了一个血红色的掌印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那一个女子的嘴里吐出一口鲜血,倒在地上,浑身颤抖,胸口的位置火辣辣的疼痛,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玄榜武者,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,遭到张若尘的全力一击,就算不死,也要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幸好在最后时刻,她运转真气,护在胸前,要不然的话,她现在已经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坠落在地的女子,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根本没有想到,能够如此轻松将一位玄榜武者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并没有任何怜悯,毕竟是对方先设局害他,他出手,也是为了自保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着那一个倒在浴池边的女子走了过去,看着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地方,终究还是有些不忍,将自己身上的衣袍解下来,搭在她的身上,遮住她的娇躯。

    张若尘肃然的道:“你们虽然手段卑劣,但是,我却不会趁人之危。咦!你是黄烟尘!”

    张若尘终于看清了躺在地上的那一个绝色女子的容颜,正是在武塔中见过一面的黄烟尘。

    黄烟尘听到张若尘训斥的话,气得浑身颤抖,睁开一双美丽的眼眸,紧咬着牙齿,颤声的道:“混……混蛋,你居然敢……敢闯我住宿的地方……我要……我要杀了你……哇!”

    黄烟尘又是一口鲜血吐出,随后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皱眉:“不可理喻。黄字第一号是我居住的地方,明明是她闯入这里,想要设局害我。现在居然倒打一耙?此女,颠倒是非,不择手段,绝非善类。幸好将她重伤,要不然的话,今晚非要被她给害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