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至于腰牌,就不是那么简单。武士学宫的腰牌,是用白玉雕刻而成,又刻录下铭纹,炼制成真武宝器,看上去只有巴掌大小。

    腰牌里面不仅记录了每一位学员的资料,而且,还记录了每一位学员的功勋值。

    比如,张若尘是这一届的新生第一,奖励了三千点功勋值。所以,他的腰牌上面显示的功勋值就是三千点。

    紫茜是新生第二,奖励了两千点功勋值,也记录在腰牌上面。

    至于柳乘风,因为排在新生的第十四名,所以,腰牌上面的功勋值为五点。

    西院,每个月只会给外宫弟子发五点功勋值,没有进入前十的新生,也只发五点功勋值。

    在武市学宫之中,所有的修炼资源,全部都要用功勋值来兑换。

    没有功勋值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所谓的功勋值,就是你对武市学宫做出的贡献。除了学宫每个月发的五点功勋值,别的功勋值,必须自己去赚取。

    除了功勋值以外,腰牌上面还记录了西院每一位外宫学员的实力排名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真气注入腰牌,腰牌上面立即显现出他的实力排名,第六百七十位。

    紫茜也将真气注入腰牌,腰牌上面也显现出她的实力排名,第五百九十七位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腰牌上面的排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对于武市学宫中的事,柳乘风显然要比张若尘和紫茜懂得多一些,道:“腰牌上面显示的排名,就是西院的外宫弟子的实力排名。主要是根据学员的武道境界,完成学宫布置的任务的数量,还有每三个月举行的季度考核,每一年举行的四院武会。这些都是衡量排名的标准!”

    随后,柳乘风又补充了一句,道:“西院的排名,并没有什么意思,能够进入《玄榜》的排名,那才是真正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只有进入《玄榜》,才算是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柳乘风问道:“九王子殿下,你拿到的是哪里的钥匙?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手中的青铜钥匙拿起了看了一眼,发现自己手中的钥匙,的确与柳乘风的住宿钥匙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龙武殿,黄字第一号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龙武殿……”

    柳乘风的脸色大变,身体微微哆嗦了一下,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好奇的向柳乘风看了一眼,道:“龙武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柳乘风死劲的摇头,道:“龙武殿,乃是西院灵气最充足的地方,只有每一届的新生第一,才能进入龙武殿居住。而且,在龙武殿中修炼,好处极多,不仅仅只是灵气充足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虚惊一场,道:“既然如此,看来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柳乘风继续摇头,道:“在西院流传着一句话,凡是男子进入龙武殿,不残也废。据说,两年的新生第一,四方郡国的宰相之子尉迟天聪,在进入龙武殿的第一天晚上,就被打断了双腿,从大门里面扔出来。从那以后,尉迟天聪再也不敢踏入龙武殿一步。”

    不能想象,一位新生第一的天才,被人打断双腿,从龙武殿中扔出来,那是何等的凄惨?

    突然,张若尘想到了黄烟尘和端木星灵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钥匙,张若尘感觉到一股凉风吹来,从脚心,一直寒到头顶。

    “她们如此残暴,连新生第一的天才也被她们打断双腿。难道武市学宫的长老就不管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柳乘风的双手一摊,道:“怎么管?其中一位女魔头,一口咬定尉迟天聪闯进了她的房间,想要偷窥她洗澡。所以,她才含怒,将尉迟天聪的双腿打断,扔出龙武殿。这件事错在尉迟天聪,学宫长老也管不了!”

    紫茜道:“尉迟天聪既然明知道三大女魔头都住在龙武殿,怎么可能敢去偷窥她们洗澡?”

    柳乘风笑道:“就算给尉迟天聪十个胆子,他也不绝对不敢。可是那一位女魔头就给他按上了这个罪名,他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尉迟天聪就认罪了?”

    柳乘风道:“敢不认吗?若是不认,下一次就不是被打断双腿,而是被活活打死。尉迟天聪自然也害怕,所以就认了。认了罪,还没完,还要赔偿那一位女魔头,所以,尉迟天聪新生第一奖励的三千点功勋值也被赔偿出去,落入那一位女魔头的手中。真是惨啊!”

    张若尘倒吸了一口寒气,突然觉得龙武殿应该就是西院的第一禁地,称为龙潭虎穴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九王子殿下,你一定要保重!争取也像尉迟天聪那样,保住一条性命。即便是被打断了双腿又如何?只要及时医治,很快就能重新站起来。男人,能屈能伸。不是吗?”

    柳乘风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,叹息了一声,便向着自己住宿的地方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推荐票!老鱼依旧撕心裂肺的求推荐票,为张若尘而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