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四十九牛的力量,就更加厉害,一些黄榜武者也不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韩斧本来也能成为黄榜武者,可是在他第十场战斗的时候,遇到了一位排名很高的黄榜武者,所以,他才没能连赢十场。

    若是他在第十场战斗的时候,遇到的只是一位实力较弱的黄榜武者,那么他现在也是一位黄榜武者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韩斧的实力,丝毫都不比一位黄榜武者弱。

    “哏哏!居然逼得韩斧发狂,张若尘,你的实力还是够强嘛!”柳乘风带着戏谑的眼神,盯着战台上不停后退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韩斧一旦发狂,就连他也未必能够取胜,更何况是张若尘?

    一旦败在韩斧的手中,可不是败那么简单,而是一个字,死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战斧还没有劈下去,张若尘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。他并不和韩斧硬碰,展开步伐,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若是硬拼,张若尘的力量并不输给韩斧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不仅仅只是要赢韩斧,他还要备战第十场与黄榜武者的战斗,所以,他现在绝对不能消耗太多的真气和体力。

    韩斧不断劈出战斧,张若尘便不断后退,不停躲闪,每一次都险之又险。让人不敢想象,若是被劈中,会是什么下场?

    站在台下的九郡主十分揪心,太凶险了,九弟为何就是不认输?与韩斧交手,难道还要取胜的机会?

    最开始,韩斧的确一直占据上方,气势强大,将张若尘完全压制。

    可是,渐渐的,韩斧的力量开始变弱,挥动战斧的速度也开始变慢,身上的火焰变得越来越稀薄。

    “韩斧的真气消耗太大,恐怕要败了!这个九王子倒是一个人才,天资很高啊!”柳传神道。

    听说张若尘连胜八场的消息,柳传神便立即赶来黄级武斗场,想要看一看这位九王子到底有多强?

    柳传神的身边站着一位带着铁面具的文士,声音有些沙哑的道:“若是这位九王子能够成长起来,倒是可是和那位七王子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柳传神向着那个铁面文士看了一眼,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铁面文士道:“若是云武郡国只出了一个七王子,十年之后,恐怕武市钱庄、黑市、铭纹公会,全部都要听从官方势力的管理。在云武郡国,没有人可以和十年后的七王子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若是在王族之中,有人可以牵制七王子,那就是另一番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柳传神微微的点了点头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道:“看来,在必要的时候,我们武市钱庄还是可以帮他一把。两位王子若是能够斗得两败俱伤,就是最好的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那一位天资惊艳的七王子比起来,这位九王子还太弱了。我们只需要在背后稍微的扶持一番,能不能成气候,还要看这位九王子自身的潜力。”

    铁面文士微微一笑,道:“三招之内,韩斧必败。”

    铁面文士的话音刚落,韩斧就被张若尘一掌打下战台。

    第九场,胜!

    又胜了,现在只差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赢得最后一战,就能将名字写进黄榜,成为云武郡国第二十八位黄榜武者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一战,张若尘的对手也将是黄榜武者。

    “太强了!九王子才十六岁,就要成为黄榜武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据说,当初七王子成为黄榜武者的时候,云武郡王可是下令大赦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猜一猜,哪一位黄榜武者会出手阻止九王子的十场连胜的记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黄级武斗宫再次沸腾起来,就连那些在玄级武斗宫观战的武者也特地赶来,见证一位新的黄榜武者的诞生。

    冲击黄榜武者的重要时刻,实在太少见,半个月也未必会出现一次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可一定要成功!”九郡主也没有想到张若尘的实力会如此强大,居然能够击败韩斧。现在,她对张若尘的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单香菱的美眸闪闪,紧紧的盯着站在战台上的张若尘,“同样是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,他比我强大太多了。他应该可以成为黄榜武者吧!”

    “废物!看来还是需要本公子亲自出手才行。”

    柳乘风从看台上走下去,一步步登上战台,眼神锐利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九王子,你已经战了九场了。你现在还剩多少真气?”

    “对付你,绰绰有余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柳乘风微微咧嘴一笑,道:“九王子,你的确是一位奇才,若是你修炼到黄极境大圆满,或许本公子真的会输给你。可是,以你现在的修为,还不行!”

    柳乘风在黄榜上排名第十一,在黄榜武者中都算是十分强大的一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