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宝珠地藏叹道:“这就是始祖的战力?一道分身,可与三尊半祖巅峰斗法?半祖巅峰与始祖的差距竟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始祖的分身,是冥祖的分身。”荒天纠正。

    他可是听张若尘分析过,知道自古以来的修士,想要证道始祖,背后几乎都有长生不死者的影子。

    联想到镇守灰海的八部从众,荒天严重怀疑,历史上,阎罗族的始祖“阎罗”,修罗族的始祖“阿修罗”,鬼族的始祖“黄泉大帝”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的背后,都是冥祖。

    毕竟,宇宙中冒出一个有始祖潜力的半祖,长生不死者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这位半祖,想破境证道。

    只有三种情况可以做到:第一,所有长生不死者默许,认为威胁不大。

    第二,有某一位长生不死者的庇护,是其扶持起来。

    第三,长生不死者疏忽了,宇宙中,冒出了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时代的漏网之鱼——地藏王!

    长生不死者早在乱古,就开始相互斗法,数场大战下来,皆处于伤残状态。且相互忌惮,不敢暴露,藏于暗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凝视孟凰娥,察觉到她和冥海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道:“冥祖虽然在生死界内待了数十万年,但,伤势肯定没有痊愈。真强到一道分身,就力敌三大半祖巅峰?我看未必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冥海,冥海既是《冥书》八相之一,也是冥祖神境世界的四分之一,冥祖可以通过冥海,将祖级的力量跨越空间投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灰海的出口打开了!”

    地藏王使用始祖神气,凝化成一条金色的路,悬浮在灰海的海面,直通外界。

    灰雾一旦靠近这条始祖大道,便被金光净化。

    地藏王脱下的麻布蝉衣,披到宝珠地藏身上,道:“唵嘛袈裟,是四祖传给五祖,从五祖传到地荒。为师将它传给你,从现在开始,你便是地荒佛门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你是始祖,根本不惧冥祖,这地荒佛门,还得由你回来主持大局!到时候,我们一起去西天佛界,那些天庭宇宙的佛修,必是要恭恭敬敬迎接,谁敢不退位让贤?”宝珠地藏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地藏王道:“为师这一生,有很长一段时间,都执着于回归西天佛界,想争教义正统。因此,错过了太多太多。后来学会放下,反而变得通透,这才踏入始祖之境。”

    “宝珠,你要记住!你若给佛下了定义,你就永远也无法理解什么是真正的佛。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?真真假假,皆梦幻泡影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一直很看好你,能做到不理外界的诋毁、诽谤、质疑,始终荣辱不惊不容易,性格既有六祖的自由乐观,也有五祖的霹雳手段,只是心境还差着火候。修行者,都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,不忘初心,千锤百炼,方得始终。”

    “谛听,带他们离开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站在谛听背上,沿金色的始祖大道,向外行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眺望灰海之南,很想前往碧落关,不想就这样逃走。但,怀中的《生死簿》和一份份血书,却沉甸甸的,不断告诉他,现在必须要做出取舍。

    昊天和第四儒祖他们选择留下,其实,就是要和冥祖同归于尽的意思。

    以绝对的死战之心,去做不可能做成的事,阻止小量劫。

    亦如,当年的二十四诸天!

    张若尘终于明白当年携带“逆神碑”逃走的昊天、六祖、阎寰宇是什么心情,终于明白为何他们会煎熬数十万年。

    也终于明白阎寰宇“燃尽夕阳”的时候,为何脸上挂满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解脱!

    这是迟到数十万年的赴死!

    若是可以留下,没有人愿意走。

    逃走的人,从今往后,就要肩负一切责任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张若尘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千万年的岁月,成长一大截。从今往后,再也没有任何依仗,只能依仗自己。

    默然间,张若尘取出神器“振魂鼓”,放置在身前。

    高举忘情伏魔棍,重重击下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振魂鼓声,响彻灰海。

    地藏王一步踏入梵火归元阵,一道金光菩提影,从体内飞出,与孟凰娥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孟凰娥身上冥光爆碎,身体倒退,锡杖和玄黄戟皆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肉身严重损伤,雪白的肌肤化为细沙,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哪怕她是天尊级,依旧承受不住始祖级的力量,受了不可逆的毁伤。

    张若尘挥击忘情伏魔棍的速度更快,鼓声更加响亮和急促。他知道,孟凰娥怕是也要步孟凰妳的后尘。

    大时代下,再如何天资出众,再如何惊艳,死亡也在弹指之间。

    身体残破的孟凰娥,盯着立在对面的地藏王,以及地藏王身后各显神通的昊天、乾达婆、第四儒祖。

    她身后,冥海翻转了起来,化为一条龙卷,洞穿空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用冥海之水打开的空间之路!

    “祭祀开始,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一切了!你们的修为,很不错,正是一株株祖药!”

    重叠而浩渺的声音,从空间之路的尽头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分头逃走,其实挺麻烦,很难全部留下。既然选择留下,想要阻止小量劫,本座一定给予你们最高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冥祖真身出现在路的尽头,像是人形的,脚踩水面,一步步向前,双手触摸空间之路两旁的水幕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祖级力量,通过冥海,传递到孟凰娥身上。

    孟凰娥惨叫一声,身体表面燃烧起熊熊冥焰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那几个小辈走得掉?在本座的世界,没有任何东西会脱离掌控。”这一句,是孟凰娥吼出。

    “现在,便让你们见识一下量劫的力量——熵焰!”

    孟凰娥腾飞而起,手托火云,击向地藏王。

    地藏王从未见过如此狂暴的火焰,蕴藏天地本源之秘,像是从天地初开而来,又专为毁灭天地而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碧落关,阻止祭祀。这里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地藏王调动阵法神轮中的梵火,以梵火的温顺柔和之力,将熵焰化解,一掌拂在孟凰娥身上。

    孟凰娥坠飞出去,砸入冥海之水凝成的通道中。

    她更大面积的肉身沙化流失,肌肤血肉残破,早已不见丝毫美貌,只余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地藏王的目光,始终锁定在空间通道尽头的冥祖身上,义无反顾的走进去,挥手将再次攻来的孟凰娥打飞。

    冥祖真身,一定很可怕。

    这条路只能他来走!

    因为他是当世始祖,是这个时代的脊梁骨。

    六祖当年那句“你来应劫,救苦救难,天下苍生就交给你了”,年轻时听,只觉得好笑,是句大言不惭和自以为是的玩笑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很想告诉六祖——“当年的玩笑,我现在要当真了!”

    地藏王道:“敢问第十六日,古时可有始祖自爆神源杀你?”

    “倒还没有。”冥祖道。

    地藏王道:“今日有了!阁下若入灰海,贫僧带你一起下地狱。”

    冥祖并不停下脚步,道:“本座的意思是,没有始祖有这个能力,在我面前自爆神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么当年的二十四诸天怎么做到了?可见,遇到真正心意已决的修士,你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此话,是指出冥祖伤势未愈,未必有能力阻止始祖自爆神源。

    地藏王在空间通道中大步向前,一步一星域,身上金芒越来越明亮,悬浮在后背的梵火归元阵与他同行。

    乾达婆凝望空间通道中越走越深的地藏王,久久伫立,不知脑海中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昊天和第四儒祖已是向碧落关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君天身穿万星燃金甲,手持开天钺,卓立于碧落关的关门之上,体躯似巍巍神山。

    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!

    关门前,人影颤动,战旗猎猎,八部从众的修士正在搬运“祭品”,将一颗颗星球上的生灵,源源不断赶进祭坑。

    生灵如炭。

    祭坑中,神焰焚燃。

    碧落关和生死界快速融合。

    生死界内,生命和死亡的力量运转,化为一个直径超过亿里的漩涡,吸收祭坑中那些生灵的生命之气、魂灵、血气、寿元。

    随着生灭灯在生死界中亮起,灯光向外扩散,漩涡的运转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渐渐的,祭坑中的生灵,满足不了死亡漩涡。

    就像虹吸一般,漩涡开始源源不断吞吸灰海中的生命之气、魂灵、血气、寿元……,继而通过灰海,影响到三途河,逐渐向天荒的各个星球、墟界、大世界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魂母站在生死界边缘,看了一眼般若和慈航尊者,道:“婆娑世界和极乐世界已经与生死界融合在一起,现在知道了吧!冥祖是想将你炼成生死界的世界之灵,但现在看来,慈航尊者似乎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慈航尊者眼神清澈,没有畏惧,道:“我若做了生死界的世界之灵,第一件事,便是停止这死亡漩涡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在成为世界之灵前,你的意识还能存在?我们需要的,只是你的魂灵。”

    生灭灯在死亡漩涡的中心闪烁,光芒一圈圈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魂母脸上忽的浮现出喜色,道:“我能感应到,生死二气已经蔓延出去,进入天荒宇宙。开始了,小量劫已经开始,现在只等冥祖大人驾临,亲自掌控生死界。”

    此刻尚是小量劫前夕!

    生死界尚无世界之灵,冥祖也还没有到达。

    死亡漩涡的能量有限,还远远无法达到收割全宇宙生灵的地步。

    慈航尊者不悲不喜,道:“算一算时间,二迦天王应该已经赶到生死界星了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他能提前将消息传回地狱界?”魂母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没有抱希望,可是,当我见到凡尘和圣思道长后,却突然充满信心。”慈航尊者道。

    魂母含笑无语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石矶娘娘就在生死界星,任何从天荒传出的天机和信息,都会提前被截断。

    轩辕第二去了生死界星,绝对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落关外。

    昊天提戟踏浪而来,生死二气靠近他后,自动绕开。

    “二君天,今日即决高下,也分生死。敢战否?”

    神音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“你有此意,我自当奉陪。”二君天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