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那巨兽,名曰谛听,虎首龙神,身上鳞片呈黄褐色。

    虽没有散发力量波动,但谁敢小觑一尊始祖的坐骑?

    乾达婆依旧是一身布衣,白发似银丝,但,没有执黑木杖,身上也不见老态龙钟,反而有着一股年轻女子才有的英气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不再有年轻的容貌。可以想象,年轻时的孟未央,多半也是一位如干骨女帝、白卿儿一般的奇女子,风华绝代,又天赋卓绝。

    她是幸运的,依靠灰海,修炼到了九十四阶巅峰,距离精神力始祖也只差一步,达到无数神灵梦寐以求的境界。

    她也是不幸的,枯守灰海一百多万年,熬尽风华,青丝变白发,不见昔日绝色颜,未能等到地藏王还俗,一直只是在等熵耀,以兑现当年对六祖的承诺。

    曾经的情感还在吗?

    相爱的人相见,还能互诉相思吗?

    一百多万年过去,那一年最熟悉的人,早已面目全非,仅存在于记忆中。

    那一年最痴的情,就像年轻时看过的每一次夕阳晚霞,当时有多么绚烂,现在就有多少平淡。

    大家都老了,没有了年轻时的狂热,没有了相拥互吻的冲动,甚至,没有了执手相看泪眼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个入佛以深,一个浸邪难返。

    都已回不去了!

    等待,是这世间最愚蠢的选择,是一切错过的根源。

    因为过了那个时间人就不再走人就不再是曾经那个人,心境和想法或许已经变得截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眼神不断在地藏王和乾达婆身上来回移动。

    但,在场最平静的,反而是他们二人。地藏王和乾达婆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,都不需要多余的寒暄,就能自然而然的契合对方的气场。

    却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情山枯守,守的不是情,是心中的执念,是对过去的惋惜,守的是那个已经逝去的年轻的自己。

    商天打破这种诡异气氛,道:“你说,中古末期梵心就逃出生死界,离开了灰海?既然如此,你就应该在那个时候,传讯地藏王,为何要一直等到数十万年后的现在?

    孟奈何道:冥祖是熵耀的时候,逃出生死界。这说明,熵耀的力量,大概率会使生死界的封印变弱。”

    “可见当年梵心之所以和六祖定下熵耀之约,是在谋划,熵耀发生时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但,梵心根本没有料到,十个元会间,冥祖一连三次遭受重创,自己居然可以提前脱困。这是一个变数,既然变数发生,就应该有应变之策才对!”

    冥祖十个元会间的三次重创,分别是:

    (顺便给大家简单的整理一下,之前写过的时间线,方便阅读。)

    这一战,发生在张若尘出生的十个元会前,属于上古时代。

    这次大混战,有着决定性的作用,直接重创冥祖的本源,将祂打到百万年后的未来。等于,冥祖在天地间消失了百万年。

    冥祖的许多布局,如“空梵宁和灵燕子的枯死绝诅咒”、“收服弱水之母”、“培养雷罚天尊、骨阎罗、尸魇”,都是在这一战之前完成。

    显然战斗爆发前,祂就有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是真的可以,大事知大约,生死有警觉。

    六祖和梵心的会面,则是发生在冥祖战败后。

    按照张若尘假死后,前往奇域,进入虚鼎后的所见,做出的推测。冥祖在虚尽海被二十四诸天进一步重创后,便藏身在奇域内,在虚鼎中养伤。

    因为,虚鼎中残留有大量冥雾。

    且奇域和虚鼎的双重叠加,足可瞒过始祖的感知,世间哪里去找这样安全的藏身之地?

    这一战,代表上古时代落幕,中古时代开启。

    以冥祖闭关疗伤前的布局,量组织登上历史舞台,在他们暗中的推动下,天庭宇宙和地狱界持续二十万年的战争正式爆发。

    这二十万年,就是中古时代。

    中古时代短暂,但却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冥祖伤势有所恢复,发动小量劫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神界出手将冥祖重创。

    三个月的小量劫,让各个大世界的修士人心惶惶,根本不知道其背后,是宇宙最顶级生灵的斗法。

    只知道自己的渺小,只知道在浩劫面前,一座座大世界都灰飞烟灭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因此,昆仑界开启日晷,进入“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”的大修行时代,随之遭来灭界之祸。

    这是天庭宇宙和地狱界终极一战的缩影!

    终极一战,双方死伤无数,诸神陨落,圣族都被灭族。

    都扛不住了!

    于是停战,中古时代随之结束。

    天庭宇宙和地狱界开始休养生息,直到十万年后,张若尘的出世,昆仑界才重新崛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暗暗思考,不时看向

    真的是

    虽然在无定神海,

    再者,如果冥祖在发动小量劫的时候,就被神界击败,继而被梵心封印在生死界。那么,使用炯血咒咒杀圣族族人的是谁?

    毕竟,从冥祖战败到圣族族人血灭族之间,隔了至少数百年,甚至可能上千年。

    星海垂钓者身份暴露时,张若尘和白卿儿一起推测过。认为,烛血咒咒杀圣族这件事,大概率是冥祖的旨意,操刀者则是尸魇。

    尸魇为了隐藏身份,可是杀了老樵夫全家,夺了老樵夫的身份,还收老樵夫为弟子,是一个极有手段的人物。

    面对商天和孟奈何的质疑,乾达婆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毕竟,久在灰海修行,谁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变心?

    有这样的顾虑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张若尘倒是对乾达婆颇有信心,因为他相信六祖,相信六祖不会看走眼。

    六祖曾将希望寄托在须弥圣僧身上,而须弥圣僧又将希望寄托在张若尘身上,他们之间,有着一种精神上的传承。

    乾达婆道:“梵心其实和冥祖,是同一个人。在没有强大修为做支撑的情况下,我能够完全信任祂吗?”

    冥祖的所做所为是为了长生不死,难道梵心不想长生不死?

    梵心出世的那个时候,我精神力才刚刚达到九十三阶而已。甚至都不敢确定,祂到底是梵心,还是冥祖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微笑道:“六祖曾说,熵耀之约,是一份希望,也可能是一个陷阱。自身修为实力,才是应对一切危机的根本。寄希望于他人,便如同完全将生死交付到他人手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梵心既然见过孟姑娘,一定说过什么。孟姑娘可曾见过祂的真容?知不知道祂去了哪里?

    许多人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这老道年轻的时候绝对不正经!

    孟家的女子,在他那里,就没有一个不是“姑娘”。

    别人地藏王和乾达婆已经一百多万年未见,他都没有如年轻时一般称呼乾达婆为“孟姑娘”,你一个牛鼻子却是喊上了!

    是不是有调戏之嫌?

    张若尘很想教一教眼前这些不解风情的老家伙,地藏王和乾达婆哪怕再克制,年轻时也是情人。现在老了,重逢了,就算是烘托气氛,也得喊一声孟姑娘”,以帮助他们寻回当年的记忆。

    地藏王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乾达婆倒是对张若尘有些刮目相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见到其真身?”乾达婆轻轻摇头,道:“那一天,梵心进入客栈后,先提到了六祖,称与六祖探讨过佛法。得知六祖已死,祂便不再言语。”

    “临走的时候,祂说了一句半奇怪的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