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尽管始祖秩序场内战得天翻地覆,不灭无量接连陨落,可是,灰海上的昊天和二君天才交手数个回合.

    仅过去短暂的时间。

    灰海的大片海域,被卷向天穹,灰雾在燃烧。

    二君天身上的“万星燃金甲”显化出来的广阔星域,亦在燃烧,像背负一片星海和火域在于昊天交锋,力量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开天钺和玄黄戟再次对碰,音波撼动时空。

    二君天被震飞出去数十万里,身后的星域中,有大量星辰爆碎。

    很显然,哪怕占据地利,哪怕拥有开天钺和万星燃金甲,在绝对力量上二君天依旧要输一筹。

    但就凭这数个回合交锋的战绩,若传出去,已经足以让二君天威震宇宙,成为始祖之下前五的存在。

    毕竟,以今时今日昊天的修为,能接出他一招而不受伤的修士,已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阎寰宇和孟奈何的震耳神音,从情山的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灰海上的二人,暂时停手。

    昊天略感诧异,看了二君天一眼。

    在忘川外,他拦截二君天等人,就是为了夺回《生死簿》,营救阎寰宇和孟奈何。但,二君天和青鹿神王皆非泛泛之辈,没能留住他们,仅镇压了两尊首众。

    以二君天展现出来的修为和能力,挑战吴天之前,怎么可能不妥善处理好《生死簿》?

    正是如此,昊天心中才诧异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二君天会出这样的纰漏!

    二君天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,绝不相信阎寰宇和孟奈何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逃出《生死簿》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进入天阖,将他们救出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阎寰宇持《生死簿》,与沉渊神剑里应外合,将始祖秩序场的禁法层破开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《生死薄》散发出来的生死光华,与流溢出的文字雨,将缺口撑起,不让破碎的禁法层缺口闭合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张若尘、荒天、商天、宝珠地藏、檀陀地藏,立即逃至始祖秩序场的边缘,进入《生死簿》的光华中,退至阎寰宇和孟奈何的身后。

    《生死簿》,传说是生死老人在碧落关祭炼出来,在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,阴气浓厚。

    魂母、三映天、孟凰娥、烂石神,与八部从众大军汇聚,以乾闼婆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神威一个比一个强大,肉身散发的光辉一個比一个灿烂。

    乾闼婆悬浮在半空,身上没有任何老态龙钟之相,道:“阎寰宇,你来迟了,若你赶在

    阎寰宇笑呵呵:“垂暮朽朽的老人一个,能够破境入半祖已经知足,哪有昊天那样的精气神。没拼劲了,就等哪天入土。”

    阎寰宇已经活到

    当年二十四诸天,在虚尽海征战冥祖,阎寰宇燃烧了不少寿元和血气,能够活到现在,已经相当知足。

    他的血气,处于不断枯竭的状态,自然无法与高歌猛进的昊天相比。

    张若尘观察阎寰宇。

    相比于张若尘去往北泽长城前的那次会面,阎寰宇苍老了太多,白发稀疏,身体萎缩,略显佝偻,这是血气严重下降的体现。

    哪怕是与熵耀发生时的那次会面相比,也苍老了一截,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乾闼婆道:“就你现在的血气和寿元,还能出手几次?与我交手,你恐怕得交代在这里。念在孟家和阎罗族的渊源,你将《生死簿》留下,回天外天安度晚年吧!”

    “孟未央,伱还知道自己是孟家女?“孟奈何道。

    乾闼婆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道:“孟奈何,好多年没见了,你怎么才是天尊级的修为?破半祖,有那么难吗?你再不努努力,怕是又要被孟家女超过了!孟哲若还活着,见你如此没出息,差我这么多,会不会被气死?”

    “好毒的嘴,天尊级在宇宙中绝对排得上好,在她那里,却被说得很丢人一般。“宝珠地藏立在张若尘身旁,低声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好可怕的孟家,一位精神力准祖,两位天尊级,这等实力,除了当世始祖,唯有轩辕家族可以比拟。”

    慈航尊者道:“帝尘不亡,张家绝对不输。”“

    宝珠地藏点头,道:“这倒是真的!据说帝尘

    死前已经拥有硬接始祖攻伐手段的战力,加上继承了不动明王大尊神源的劫天,和继承了不动明王大尊功法的池瑶。”

    “空梵怒和空梵宁,本也该姓张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本有号令宇宙实力的张家,与孟家、阎罗族一般,从内部被人分化,支离破碎,分崩离析。”

    “论布局能力,还是长生不死者更胜一筹。“

    随阎寰宇和孟奈何的到来,宝珠地藏心情极佳,颇为健谈。

    她有些遗憾,道:“可惜没有见过帝尘的风采!听说,他乃万古

    张若尘被夸得不自在,道:“凡是眼见为实,什么耀眼的人物,一个俗人而已。若他真能偷走天下女子的心,又怎会在女子的手中,吃那么多的亏?“

    宝珠地藏道:“道长,这就吃醋了?连一个死人的醋都吃,还说自己没被情汤影响?“

    张若尘无语。

    慈航尊者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荒天的目光,则是盯着张若尘手中的沉渊神

    剑,心中在盘算什么。

    另一头,孟奈何的脸色极为难看,注视孟凰娥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,家族的后辈中,出了这么一个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仅这瞒天过海的城府智慧,便是极为可怕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才修炼八十万年,无论有没有借助时间力量,或者别的机缘,都是异常恐怖的修炼速度。

    孟凰娥施施然行了一礼,道:“见过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孟八和孟二十八呢?”孟奈何问道。

    孟凰娥将孟凰妳和孟二十八唤了出来,道:“我和婆婆不一样,我永远都是孟家女,不会伤害孟家子弟。将来,等老祖宗你去了,我还要做孟家的家主。”

    看着孟凰娥一本正经的模样,孟奈何气得肺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他性格刚直,嫉恶如仇,哪听得这些?

    阎寰宇观察情山上空的阵法世界半晌,笑道:“

    说出这话时,阎寰宇向身后的众人暗暗传音:“乾闼婆的精神力非常可怕,距离始祖也就半步,我们得立即退走。离开始祖秩序场后,分开逃遁,

    先出灰海。“

    “唰!唰!唰…“

    张若尘、慈航尊者、荒天、宝珠地藏、檀陀地藏、商天果断至极,分为六个方向,消失在灰雾中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?你们皆是祭品。“

    乾闼婆右掌轻拂,精神力浩浩荡荡涌出,凝化为六条混沌天河,撞破空间,直往六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不是追。

    是直接从空间的层面,要将六大强者擒拿而

    阎寰宇似流光,撞向情山。

    以《生死簿》的光华和文字,与六条混沌天河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乾闼婆木杖一挥,亿万道始祖秩序飞出,打穿生死光华和文字雨,将阎寰宇震得倒飞回去。

    好在六条混沌天河,被《生死簿》击碎。

    本是支撑禁法层缺口的孟奈何,施展出圆形的盾印神通,欲要接住阎寰宇,却被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皆被创伤。差距太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