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九郡主张羽熙长生得天姿国色,肌肤莹白,身材高挑,身上散发出一股典雅的贵族的气质。

    她的年龄只比张若尘要大一天,武道天赋不在林泞姗之下,美貌也不在林泞姗之下,也是云武郡国四大美人之一,与林泞姗并称为“王城双艳”。

    九郡主也将第十块石盘举起,扔飞了十三米远,力量比林泞姗稍弱一筹。林泞姗将石盘扔飞了十五米远。

    九郡主微微皱了皱眉头,走出武场,站到张若尘的身旁,眼眸中带着迷人的笑意,“九弟,待会儿王山狩猎,你可要小心咯!我可是你的劲敌!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九郡主的年纪相仿,所以小时候也经常一起玩耍。九郡主开启神武印记之后,便将时间花费到修理武道上面,两人的关系也就渐渐的生疏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若尘对九郡主就更加陌生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接下来走进武场的人,就是八王子张济。

    本来,八王子以为自己达到小极位,可以在岁末考核的时候,轻易碾压张若尘,甚至可以得到云武郡王的赞赏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却表现得太惊人,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!张若尘只是一个废物,他都能够做到,我也一定能够做到。”

    本来八王子才刚刚达到小极位,根本没有想过去举第十块石盘。可是在张若尘的压迫之下,他便拼了命的想要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起!”

    八王子双手扣住巨大的石盘,全身的青筋,凸显出来,竟然真的缓缓将石盘搬起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搬起半米高,五指一滑,石盘便猛然的落下去,砸在八王子的脚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八王子的嘴里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,“我的脚,我的脚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脚骨被砸断。

    随后,便痛晕了过去,就像死猪一样的躺在武场的中央。

    两个禁卫立即冲进武场,将千斤巨石给移开,将八王子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又有一位位年轻武者走进武场。

    这些武者的年龄,全部都在十六岁以上,是从各个家族挑选出来的精英,半数以上都将千斤石盘举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表现最优异的有三个人,他们的修为全部都达到黄极境大极位,将石盘扔出了二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五王子,年龄十九岁,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,将石盘扔出二十米远。

    司徒临江,年龄十七岁,司徒家族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,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,将石盘扔出二十三米远。

    薛凯,年龄十九岁,当朝国师的孙子,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,将石盘扔出二十四米远。

    第一轮,力量考核。除了张若尘、林泞姗、九郡主,就数这三人的表现最为耀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第二轮考核:王山狩猎。

    只有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的武者,才有资格参加第二轮考核。

    在第一轮中,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的年轻武者一共有四十三人。

    侍卫将四十三头健壮的羚马迁到武场中,每一头羚马都像是一头小象,长着尖锐的独角,全身批着银色的铠甲。

    羚马的背上挂着一柄长达一米五的铁线弓,五支惊雷箭。

    国师站在石台上,朗声道:“你们能够举起千斤重的石盘,便说明你们的实力,已经可以和一阶蛮兽对抗。但是,你们要记住,哪怕是一阶蛮兽的力量也比你们想象中更加强大,一阶蛮兽的速度,更是快得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们的实力,只有使用惊雷箭,才可能破开蛮兽的皮,将蛮兽射杀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只有五支箭,射杀的蛮兽的数量越多,射杀的蛮兽的力量越强,成绩就越优秀。只有射杀到蛮兽的年轻武者,才能参加第三场考核,校场比武。”

    “王山中,充满了危险,甚至有可能会送命,若是遇到二阶蛮兽,你们便立即逃命吧!”

    “王山狩猎,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林泞姗的双腿蹬地,轻身一跃,展现出优美而又灵巧的身法,落到其中一头羚马的背上,向着张若尘盯了一眼,道:“表哥,力量考核只是我的弱项,现在才是真正发挥我的实力的时候,希望你不要和我差得太远。驾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泞姗一鞭子挥在羚马的屁股上,羚马立即张开铁蹄,绝尘而去,冲进了王山。